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修罗看到了幻觉。

不论洗了多少次手,他总觉得手上有艾俄洛斯的血液。它们似乎还是温热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

强烈的罪恶感正激烈的冲击他的心理防线。

颤抖吗?恐惧吗?愧疚吗?

修罗毫无控制的把圣剑甩向四周。

没错。但是我杀死的只是圣域的叛徒,是的,艾俄洛斯是圣域的叛徒。

他努力的说服自己。

但是他知道艾俄洛斯不是叛徒,清除他只是为了撒加哥上位扫清障碍。

修罗看到艾欧里亚痛哭的时候,他为自己建造的精神蜗壳已经碎了一部分。

没关系。

修罗在建筑废墟里冷静了下来。

决定好了后悔也没有用。

评论
热度(3)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