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夹心兄弟——番外·上

ABO设,感觉似乎都是喜欢肉……或许会有那么点。但是是加在上还是米在上等成年吧。也快了不是?【屈服.jpg】不排除全清水【笑】
若异加中心,没有常加。异美→若异加←子美

两个小伙子是单箭头。

子美与若异加差九岁,若异加和异美差三岁

性别什么的不重要对不对XP


大概是几年前的事情。

史蒂夫·威廉姆斯拖着有大半个自己高的行李箱跟着奥利弗来到柯克兰宅。他的父母马修·威廉姆斯和罗莎·威廉姆斯在一次车祸中不见踪影,前来拆卸这辆侧翻自燃的汽车的消防员也对此感到震惊和疑惑:不可能连烧焦的遗骸都没有。真他妈,干净。

奥利弗问过他对此有什么心情,史蒂夫只是淡淡...

“再见,琼斯。”

艾伦似乎见到了史蒂夫那一抹微笑。

艾米丽的哭喊声被人群的狂热所淹没。

她的机器人史蒂夫被涌上来的人群肢解,失去固定的零件被砸得粉碎。

如果不是她的父亲艾伦拉着她没准艾米丽会被人群踩踏。

神明一样的机器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激起了人类的恐慌,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委托杀掉,这个机器对所有的要求照单全收。正面的,负面的,高尚的,低贱的,只要是要求都会完成,这样的史蒂夫会被肢解也在艾伦的预定范围内。

“停下来!别砸了!求你们停下来!!”

没有人去理会。在嘈杂的人声中最明显的就是金属的碰撞声和塑料的破裂声。

艾米丽在流泪,艾伦的心也在滴血。

他的“兄弟”又要“再死一次”。...

夹心兄弟

异若加中心,不过多赘述了。

异米大异若加三岁,异若加大子米九岁。

ABO设,肉什么的看情况。


艾伦觉得自己当年背的生物全都扔到垃圾去了。

酒精味的抑制剂已经让他恶心到要升天,决定放弃抑制剂的他模模糊糊想起了老师曾说过可以通过什么食物可以消减发情期那强烈的性欲,但是他忘记了。刚想上网的时候台风断电。

一种想把上帝拉下来往死里打的冲动。

连想去买新的抑制剂的机会也没了。

这里离台风最强的沿海有些远,但是这次的风力很强,影响到了他所在的城市。玻璃被吹的咚咚咚的响,艾伦选择拉张椅子去阳台吹吹风,他想这天气应该能让他冷静冷静。

“艾伦帮忙把盆栽搬回来啊!”阿尔弗雷德说。

“...

“滚蛋!!给我滚出去!”

史蒂夫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杂志和零件给轰了出去。他只是想给他的傻逼哥哥送个饭。

“你他妈就在里面变成干尸吧傻逼!”史蒂夫踹了脚关上的门,通心粉和汤都撒了一地。

艾伦不知道是多久以前变得这样烦躁。他拒绝以任何形式与人接触,他的房间里没有电脑只有一些被翻烂了的技术性书籍还有工具和材料,与门框齐平的地砖线是他和外界的三八线,谁进来有什么扔什么把人扔出去为止。史蒂夫对他这样的排斥感到非常的厌恶,好心当作驴肝肺的谁不讨厌。

但是出于不希望收拾腐烂的尸体的意思,史蒂夫还是不厌其烦的一天三次三百六十五天或者六十六天都去敲门。

人类是群居动物,孤独会使他死去。这句话史蒂夫不是很...

伊万·布拉金斯基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那个女孩了。在来人往的大街上很少有人经常驻足在一个街头艺人前去欣赏他的音乐,这个世界由忙碌构成,这片土地也打上了忙碌的印记。

从太平洋对岸的俄罗斯流浪至加拿大,伊万那略有点沉重的手风琴给他提供了路费。苏联人写下的曲子总能勾起曾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人的回忆,虽然那已经成为了俄罗斯的一段红色历史,但至少它的音乐给世界一种怀念。

“Не слышны в саду даже шорохи,Всё здесь замерло до утра,Если б...

或许以后写基尔伯特+伊万+马修+亚瑟这个组合的时候我会打上台风组tag。

【微笑】

梗源空间

莫名喜欢这姿势……如果英文拼写错误见谅XD英语渣子的沉默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