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我一定是参加了假的圣战·1

最近被老板组的粮冷不丁拍到脸上。

于是就写写






1.圣战这东西,波塞冬一开始是没兴趣参加的。

跟着两个哥哥去讨伐老爹的时候波塞冬就已经厌倦了浑身浴血,反正每天过的老肖遥了何必又来一次骑马打仗。直到过厌了呆在海底看风景,呆腻了出门拐带妇女,拐带完了又回海里待的日子,波塞冬才动了参战的念头。

不,不行。波塞冬纠结地掰着床头长的珊瑚。规定要用人类当士兵,但这样我的神殿就会被那些野蛮的泥猴玷污。但是这种日常生活也过腻了,不来点新鲜的事情就要变成老骨头了。

莫名其妙开始纠结的波塞冬选择旁观几场哈迪斯和雅典娜的圣战,他操控着水,在隐蔽的空中找合适的拍摄地点。

然后有段时间安菲特里忒总能在海神殿的主卧看到波塞冬看着一团显示画面的水发疯,其实那只是波塞冬在对雅典娜或哈迪斯在战术上的愚蠢感到愤怒或者好笑。

当现代的哈迪斯知道以后,只觉得他的弟弟就像人类的球迷一样为一场比赛动感情。

波塞冬也不愿意被说,以【日子那么无聊我空虚我寂寞我闲得慌我就是没事干你能让我怎么办】堵回去。


2.波塞冬兴致勃勃的也过来参战,为了自己的亚特兰蒂斯不被男性人类造访还特地造了一个小型的阵地,也命名为亚特兰蒂斯,只是后面要加一个“二号”。

招兵买马一番挑选,波塞冬勉强建立了一只专门用来打圣战的军队。
“不要让其他人类进来,好吗?”临走前他又一次叮嘱了他的妻子安菲特里忒。

“我明白了,我亲爱的海皇。”安菲特里忒有点哭笑不得,按照礼仪亲了亲他的脸颊,“祝您获得胜利。”

“当然。”波塞冬对妻子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3.然而波塞冬的运气不比初次参战的哈迪斯好到哪去,他遭到雅典娜和哈迪斯两个阵营的夹攻。

黑白两阵的Knight虽然从一开始到现在仍旧不和,但是共同利益让他们暂时合作。冥王军派迦楼罗和狮鹫,圣域军派水瓶座和天秤座,一共四人气势汹汹杀到亚特兰蒂斯二号,一举端了海界阵营。

波塞冬也很倒霉地失去了自己的肉体——他忘记给自己找个人间体了,而游戏规则就是把对方的人间体枭首才能胜利。

用海底的淤泥糊在珊瑚做的骨架上,再施点神力,波塞冬就暂时窝在这个躯体里把自己的肉体扛回去。

原本还悲伤着的安菲特里忒看到丈夫新躯体的模样突然不知道应该是继续悲伤还是破涕为笑,波塞冬的雕塑肯定是零分,在没有三叉戟这个魔杖的前提下。

波塞冬又生气又委屈的把亚特兰蒂斯一号闹了个底朝天。


3.迫不得已,波塞冬驾着海豚到冥界要求哈迪斯帮忙安排一个人间体用来转世。受理他的要求后,哈迪斯为了限制自己兄弟在圣战里的活动于是也要求下属把自己的人间体安排做波塞冬的兄弟姐妹。

波塞冬知道后突然感到危险,但是哈迪斯对他的反对和孩子气的威胁并不感冒。
“陛下与海皇之间的兄弟情真令属下感动。”这一届的拉达曼迪斯说。

如果有兄弟情的话海皇还不至于输的那么惨。米诺斯轻轻摇摇头,默默在心里反驳。

“不,只是突然间很想看到他在损失记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弟弟会是他的哥哥还跟他为敌时的表情。”哈迪斯面无表情的看着波塞冬不放心又寄来的信。

“……陛下一定是被上一届的人间体的灵魂污染了。”艾亚哥斯悄咪咪地附在拉达曼迪斯肩上说。


4.新一届的圣战如期而至。

为了能打赢游戏,波塞冬尽可能做出了周密的安排。但是这一次哈迪斯横插一脚,虽然没有完全封住波塞冬的记忆留了一半,但这足以搞定他。

王离去朝廷总有点凌乱,亚特兰蒂斯一号有海后撑着还算稳定,但是冥界的双子神三判官附带一个副手六个顶梁柱全他妈都转世了,另外六个冥界的神也早早请了假,没能力主持大局的中下层群众就有点乱套了。

于是在混乱之余,有个糊涂虫把冥王的人间体的性别改为女。

雅典娜知道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先给他们鼓个掌。她突然有点希望这届的大伯能有痛经这一个bug。


5.转世的两兄弟变为了两兄妹,作为人类被抛弃的孤儿流浪至希腊。

还没觉醒的两个小家伙像年幼的小孩那样天真无邪,不时嬉闹在一起。撇开没钱没家,他们或许会很幸福。

雅典娜这次比他们降生的还早,顾及到上辈子还是亲戚,她派了一个白银去当他们名义上的监护人来看住他们,给予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人一天天长大,圣战也快来了。看着白银发回来的报告,雅典娜突然萌生让他们自动弃权的想法——她最近身体不好,打起仗来可能要跪。虽然不见的人,但为了人类为了大地为了爱,雅典娜把封印悄悄施在了哈迪斯和波塞冬身上。



6.病痛和生理期的到来使雅典娜忘记了还有潘多拉这回事,当雅典娜还在女神殿里蜷着身子忍受痛经的时候潘多拉就已经驾着无头马去迎接她的哈迪斯陛下。

“等一下……!”波塞冬虽然害怕突然降临的马车和潘多拉,但是也勇敢地伸出手拽回哈迪斯并护在身后,“你要对我妹妹做什么!”

“哦?”潘多拉踏着凹凸不平的地面,走近波塞冬,“没想到还会遇到那个倒霉的海皇大人。”

“……哥哥。”哈迪斯假装紧张地拽着波塞冬的袖子,他【或者说是她】在潘多拉的小宇宙逼近的时候就成功的解锁了作为神的记忆,现在正专心欣赏还是人类的波塞冬的表现。

若不是这个躯体从小喜怒不于形色,哈迪斯现在可能会绷不住笑场。

“别担心。”波塞冬把妹妹往身后护了护,然而还没觉醒的他对潘多拉口中的海皇毫不知情。面对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女人和那三匹奇怪的马,波塞冬内心就是很紧张。

“不要那么紧张,只要您吧哈迪斯陛下还给我们,您在人间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潘多拉浅浅的笑着,“天孤星,将陛下带回来。“

“是。”

波塞冬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转身就看到哈迪斯被一个汉子用胳膊锁住,然后消失在影子里。潘多拉也回到了马车上。

马车腾空而起,面对下面变得越来越小的波塞冬,潘多拉笑了笑。
“再见,海皇陛下哟。”

评论(12)
热度(11)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