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日常·3

私设SS代的天巧星叫赤姬。LC代的天巧星……煤气爆炸的我还是不要崩皮了吧。对天巧星爱的深沉【bushi】

来自ss代的注视,旁观lc代的帅老师帅学长搞事。

里边的cp不一定我吃,只是写。

无草稿随手乱写,不习惯第一人称。不是乙女。不知道会不会有4

 乱写的就不打tag了

没质量没逻辑







我是赤姬,就读爱丽舍和圣域合并的学院的高一五班。
今天乌云不厚,是个好天气,对于我来说。

原本以为在甲板露个脸就结束的我非常的图样图森破,自从上次拍完被姐姐抹脖子的那场之后接连遇到的都是艳阳天。仿佛太阳笑嘻嘻地把火力调到最大档来煎烤像我这条被安逸生活养懒的咸鱼。

穿着黑漆漆的塑料铠甲像个机器人一样往返于不同的片场凑个人头,容我说句话,一百零八个魔星,剩下的呢?那些数不胜数的杂兵呢?我们学校同学老师人那么多就不能随手抓一把吗。怎么狗带了又要爬回来继续服务上司,有没有王法。

他们给的答案是,能用少用点人就少用点人,反正再拍一个星期就要暂停留给你们复习考试,就不要那么多人了吧。

还有啊,王法是什么玩意儿我不知道。

黑鸟见我吐槽的时候笑嘻嘻的给工作人员帮了句腔。
合着当我不考试啊?学霸了不起呀?有背景很棒棒嘛!我有句吗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看着最近一次的测验成绩单,内心仿佛去雪原走了一遭。

一股莫名其妙的悲愤感涌上心头,我壮着胆子和穿着射手座大翅膀的主任讨论了上课问题。面对阶级压制,我从来都是怂到不能再怂。
主任倒是一脸欣慰,说没想到爱丽舍方还有热爱学习的小可爱。

学生热爱学习有什么不对吗同志。

“现在还分爱丽舍和圣域??不是说这届不分吗?”

我曾经在圣域和爱丽舍之间摇摆不定,但是听说圣域是写作男女都有读作男校only,我干脆的在爱丽舍的填涂框上抹上了石墨。只是后面又说合并,那合并就合并呗,那不是更好?

听爱丽舍名字还以为是女校的我,真的是脑子一时短路。男女比例还不够圣域均匀。

“如果最后不闹分校的话还是不分的。”言外之意就是留个后手好过无准备哔哔。

“那上课呢?”

“周末和晚自习我们拍戏的老师帮忙补课吧?看上级安排。”

……你们老师体力真好,连轴转都不垮。如此精神抖擞是不是上辈子是雅典娜的圣斗士转世下凡用来毁灭世界?

这个大致计划我不禁怀疑校长们脑子是不是进了萝北。

老师们是充电两分钟上课两小时的款,我们这些苦逼学生不是啊,充两小时的电上课没两分钟就能像经历了曝晒和干旱的白菜一样蔫哒哒的。
“所以我参加这个东西干嘛——”我抱着掺不忍睹的成绩单忍声哭泣。

“肖年郎,”前桌模仿着十万冷的那只时光鸡的腔调,“你要坚强的fo下去啊。”

“我现在特别怕fo不下去。”

“欸,我帮你补习吧。”


评论
热度(4)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