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日常·2

私设SS代的天巧星叫赤姬。LC代的天巧星……煤气爆炸的我还是不要崩皮了吧。对天巧星爱的深沉【bushi】

来自ss代的注视,旁观lc代的帅老师帅学长搞事。

里边的cp不一定我吃,只是写。

无草稿随手乱写,不习惯第一人称。不是乙女。不知道会不会有3

 乱写的就不打tag了






我叫赤姬,就读名字还没起好仍旧各自叫各自名字的爱丽舍和圣域的合并学院的高一五班。

今天我们财大气粗的学校说拍微电影。我看了看,这是拍电视剧吧。

剧情老长,不是三个小时就能看完的东西。没仔细看只知道是主角因情而战巴拉巴拉,然后牵扯了其他神话里的角色。原本看名字《失乐园》还挺高端的,看了大致剧情突然觉得好俗。不过有十二管事和三老大,这戏应该会好看吧。

本来想当看客的我,被前桌一脚踹去当演员。

于是改变愿望为想看她写的剧本就报了名,好在是个小角色。活不过三集的龙套还是不错的,反正笑场演差也没人在意。长着一张龙套脸的我从未期待过会当主角。

创作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句话体现在了那帮妹子们身上。剧本是多人创作,学生负责剧情老师负责修改,前桌接到的是天雄星和射手座的对决。原本还想看她写历史老师的戏,不免有点小失望。

一番硬泡后,成功拿到了那段对决的剧本,我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前桌写的都是腐向尤其r18为主,对腐向不太感兴趣的我对她的文章只有写的很好这个印象。稀少的正剧向她倒是不怎么写,所以很少去仔细去读。

看完整个剧本后觉得有点燃起来,瞄到空白部分的铅笔字时才知道她用黑鸟和主任作为原型。隐隐约约是有点感觉,但我仍旧觉得这里面帅气的天雄星和那个踩着飞行器像绿魔一样鬼畜大笑的黑鸟相似之处并不多。

虽然都是中二晚期就对了,还光坑自己人。迦楼罗拿一个杂兵献祭的片段让我想到黑鸟曾经大力出奇迹把帮自己挡箭的小伙拽起来,面对面扔到主任的身上,让他们来一个天朝式简单又粗暴接吻。

但不得不感叹写手脑洞和文笔的强大。被安利了一口黑鸟x主任的粮。好吃。

“你的文章有毒。毒里有糖。”我把稿子递还给前桌

“我还以为你会吃黑鸟x他副手,算盘错了。”前桌拍拍我肩膀,“党欢迎你。”

“后面还有黑鸟剧情不?”

“没有,按着老师意思只能让他抱着尸体妹砸回乡下种田。”

“可惜,可惜。”

“你看过你的剧情没有?”

“没有,站站场而已啦又不会有主镜头。”

“有主镜头,不过你要被你‘老姐’咔嚓。”

“哇有没有人性啊死过一遍还要让‘姐’再把我咔嚓一遍?”

“没有。”

被前桌提醒后我内心突然有点小紧张。原来的内心毫无波动现在宛如一场海啸。啊算啦算啦,尽力而为。

等到开拍的时候我跑去旁观,场面十分偶像剧。不过女神大人的妆还是不错的。

因为翻过剧本,我也知道剧情的大概走向。对青梅竹马这一类型的剧情不感冒的我选择去上课。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反正后面还有dvd,无所畏惧。

轮到上场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我还得戴假发。因为红头发的“弟弟”和金头发的“姐姐”看上去反差太大。

说好的不用戴呢!假发质量如此之差我选择死亡,简直就是塑料袋剪烂了糊点发胶。

在绿板板和白板板上吊完威亚后我突然怀疑人生,因为这个角色动作量比较大,空翻次数多,假发也差点甩了出去。尴尬气息笼罩了我的脑子。后期的叔叔阿姨,可不可以在搞特效的时候顺便帮我染个金发。

卸下威亚我差点吐在前桌的身上。空翻、跳马、各种旋转跳跃飞舞,这些动作让我流下了理科生的泪水,想想之前扛着十公斤上下的器材从校门口的一栋三楼爬到自己教室的六栋五楼,这运动量和体育生相比好像是太不值得一提,更何况是那些动作演员。

“演员都是怪物,鉴定完毕。”我喝点盐水,像烂泥一样摊在休息棚。

“我觉得你快虚脱了。”前桌摘掉我的假发虎摸着红色的真发。

“再让我来一次,我保证立刻虚脱。话说演双鱼座的冰红花是不是做业余演员的啊,卸完威亚还脸不红气不喘的。”

冰红花是我们对十二管事里的雅柏菲卡的称呼,这外号原本只有量子物理社的马尼戈特敢叫,但后面渐渐的就有不少人也学了起来,只是不敢当着雅柏菲卡的面——他很奇怪的讨厌别人赞他好看。

“谁知道啊,记得你还有一场是站在甲板上的。”

“然后给我配个Rose,来场泰坦尼克号的经典场面?“

“前提我们这个剧还有多余的Rose配给你来唱爱情剧,醒醒,死人和活人谈什么恋爱。”

“嘁。”

评论(10)
热度(2)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