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来自一个凡人

时间线lc结束→耶人去世。

世界历史没学好系列。时间错乱在此表示抱歉。【怂】

二设多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


1.当在船上听到女神说你们不用打了统统回老家剩下交给本宝宝的时候耶人是懵逼的。

哇擦女神大人不可以丢下我!明明还没有尽到作为圣斗士的责任和义务!拜托了让我为您战死都好!

战争女神屏蔽了没有小宇宙后的一个凡人,噢,一个没有小宇宙后的一个青铜圣斗士。


2.耶人很失落地跟着大伙划船划出这幅失落的油画,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

这个委屈很容易理解,被女神抛弃可以,但是被好兄弟抛弃那就是把他的小心心碾成原子级别的渣渣然后播撒到世界各地。

女神那样遥不可及的存在他只需要仰慕就好了,没有关系,没有姻缘,让人家白富美喜欢你不太可能。

但是好兄弟不一样。虽然一开始在圣域的时候看天马不顺眼还打赢了他,但是后面了解了交友了连命都交给他了,突然间被撇下那就是罪过。

原来我生死之交只是单向的吗,我想太多了吗?

耶人尽可能地把眼泪憋回去。

被人看到糗爆了。


3.卸下身上变得沉重的独角兽圣衣,耶人觉得已经结束了。

圣战仿佛一场梦,除了活下来的战友没有任何可以证实自己曾经参加过。

前提还见得着的话。

时间可以抹去所有痕迹。

耶人是知道的。

啊啊,从头到尾我就是一个蠢蛋。

放屁,蠢的是天马!

心里边的小声音反驳道。


4.在宛若另一个自己的独角兽圣衣被封入圣衣箱后,耶人仍旧没死心。

他已经没有什么资格留在圣域,连杂兵都比不上。

简单地收拾收拾东西,耶人就背上行李和让叶来到帕米尔高原开始新生活。

以一个失踪人口的身份很难回到故国。

他也在很努力地把小宇宙唤醒,然并卵。

他还想回圣域见见他的笨蛋战友。


5.一开始的高原反应让耶人看到了一部分的幻觉。

据让叶的复述,耶人在那时候又哭又呕的,还说了句让她老脸一红的话。

像个小媳妇样。让叶评论说。

实际上耶人是害怕故国的姐姐死了,或者过得不好。

离家出走去圣域一去就是十年,听着中原来的商人讲,那边有点动荡。


6.高原的生活耶人很难适应。

缺氧、强烈日晒、日夜温差大。如果还有小宇宙或许还能忍忍,但现在耶人没有小宇宙,圣域生活留给他的就是比常人强壮点的体格。

他认同了当时让叶说的,活着也是在战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耶人都是在当病羊。

但原本出生在商人家的小伙在给部落搞资金规划的时候还是很精神的。


7.史昂从希腊寄来信,大概是问候之类的。

史昂特意用了希腊语来写。他不知道耶人看不看得懂藏文。

内容都是一样的,大概是你们要好好生活啊,照顾好自己啊,还有关于天马的事情balabala。

于是耶人和让叶知道了天马已经战死并且灵魂随雅典娜转世。

下一次的圣战是在两百四十三年后。

“那我要活到两百四十三年后,去给天马那个笨蛋狠狠一拳。”耶人说。


8.虽立下豪言壮志,但是事实不如人愿。

嘉米尔一族可以长寿,但是作为普通人的耶人不会。叠加上高原反应和容易受疾病影响的身体能不能活过第一个一百年都是一个问题。

“雅典娜的圣斗士才不会被疾病和高原打败!”他发着高烧如是说。

“行了躺下。”


9.待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去钓鱼。

虽然被让叶嘲笑说你这种家伙是怎么活过圣战的。

每个人都有怕的东西好吗!耶人气嘟嘟小心翼翼把虫子放在鱼钩上然后扔在水里。

鱼线有明显的晃动,扯起来是一条鱼。

“我就说我耶人大人会钓鱼!”

“很棒啊耶人。”

熟悉又温暖的小宇宙让他猛地一回头,除了他自己外没有发现有其他人。

谢啦。


10.后面耶人和商队走了,他也贺让叶嫁个好人家。

经过多年的寻找他已经知道了姐姐早在多年前圣战期间去世,在坟头前耶人忍不住落泪。至少还有人立个碑。

上香烧纸钱后耶人离开了中原,顺着海路来到了欧洲。

那时候欧洲也很happy。

好在语言基础还有,只是为了保住安全耶人一商队亏了点钱。


11.希腊本土也被殖民。但是圣域应该没什么事。

在土耳其人和希腊人的土地上耶人没有见到雄伟的十二宫。应该是教皇用小宇宙保护起来了。

使圣域变成一个桃花源。

一直唤不醒小宇宙的耶人无法感应到圣域的存在。

“算了,就当做了十年的梦。”耶人抽口烟斗。

他放弃寻找圣域了。


12.他回到西藏,当年阿释密达为念珠开光的那座塔还在。

残缺的墙壁和朝阳似乎给了耶人夕阳的错觉。

他好像回到十六岁的时候,穿着圣衣和战友们抵御着几个冥斗士的进攻。

那好象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


13.让叶还在,原本耶人还以为会见到一群豆豆眉小朋友会在帐篷里跳来跳去,然而没有。

让叶没有嫁。

“我不需要追着男人嫁啊。”让叶喝口酥油茶。

“几十年过去我都老了,你还年轻。”

“哪有,我也老了。”


14.在山包上看着下面的集市,有点灯火挺好看。

耶人拿出烟斗点上,烟雾在微弱的阳光下显得有点红。

两百四十三年,好像才过了六分之一。


15.回国后耶人染上了传染病。

那是走过中缅战场留下的纪念,再加上鸦战的大礼。

在船上颠簸了大半辈子体格也在下降。

在病榻上的时候正好过了第一个一百年。剩下的一百四十三年他似乎走不下去了。

“啊……真不甘心。”


16.意识稍微清醒的时候他来到了冰地狱。

出于好强他努力的爬出冰块,然后发现身上正穿着独角兽圣衣,样子好像也是十六岁的时候。

管他觉醒没觉醒第七第八感我就是破冰而出哼。

不远处似乎是前辈们,而且同代的黄金也在。

一种归属感涌上心头。


17.“哎哟,这不是当年那个小鬼头吗?”卡路迪亚注意到了耶人。

“卡、卡路迪亚大人?”

“别喊大人了,死后还分贵贱嘛真是。”

“哦……”


18.叙旧后耶人在冰地狱转了一圈,没见到天马和让叶。

除了小失落外还有喜悦。

不能见到姐姐了。

让叶还活得好好的。

只是不能给天马来一拳简直咽不下这口气。


19.在最冷的时候耶人也和前辈们采用企鹅队形挤挤取暖,虽然不会再死一次但还是很冷啊。

看着红黑色的天空,耶人有点伤感。

以后都要住在这儿了,看来是见不到笨蛋天马和姐姐了。

评论(14)
热度(19)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