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背景是lc结束→黄金魂,虽然后面因为一些事情有些剧情没看完(。

辉火和一辉是两个人,但两人有点联系

好了私设就这么多




1.辉火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冥界,经过漫长的一段时间后他才明白这是是哈迪斯大人所做的事。

圣战后撬锁【撬念珠】拉三个判官和两个亲信回来工作。

但是为什么拉上我,还有法拉奥和路尼。辉火看着两个同事想。


2.

听从哈迪斯大人的吩咐,辉火按照从杂兵那领到的地图像西天取经一样终于来到了安特诺尔环,白色的宫殿和黑红色为主色调的景色形成强烈反差。

哦,那个水镜的地盘啊。

辉火心中有点不祥的预感。

出于礼仪,辉火整了整身上的袍子才踏进这座宫殿。但是他除了整理打扫的杂兵外不见主人,哦,迦楼罗冥衣安安静静的在椅边扎马步。

哟豁,人呢。

询问了一下,杂兵也不知道艾亚哥斯跑哪里去了,只是递封信给辉火,说是之前艾亚哥斯给他的。

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辉火忐忑的拆开信封。

上面用黑墨水写下了一句话:

年轻的冥斗士啊,亚洲的文件和哈迪斯就交给你了!

末尾还有个爱心。

辉火看了看堆在冥衣旁的文件,心中只有一句话。

吔屎啦水镜。


3.辉火明白了为什么哈迪斯大人撬念珠会附带他们几个了。

三巨头说好的一样在被解放的时候申请让新·三巨头一起出来帮忙代个班,理由是神话时代开始,他们除了打仗能休息一下外其他时间都是面对堆积如山的文件,他们要休息。

先征求一下我们哦??

辉火撕碎了那封信并用半纯不纯的冥火将它燃烧殆尽。

然而他没地去申诉。冥界高管全去睡了。

这样不靠谱的高层让辉火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圣战冥界都输的原因。


4.三人里最轻松的是法拉奥,他代米诺斯的班。

在辉火和路尼为一个人的判决争执不下的时候他投出关键的一票。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5.辉火曾以为这会是有期徒刑。

是有期啊没错。

时间是243年。

干!辉火一气之下把整个安特诺尔环烧了,然后获得【重新批改文件】和【修理费从工资扣】

哦。


6.另外两个习以为常,没有辉火那么反应激烈。

因为历届圣战结束后他们多多少少都会被抓去几次打下手。

但像这一次全盘负责还是第一次。辉火这个第一次参加圣战的灵魂中了头奖。

辉火莫名有点心疼一下他们。

原来你们被坑了不止一次啊。


7.在243年的有期徒刑中辉火发现,这份工作并没有想象那么无聊。

因为那么多人总有几个智障可以让自己名正言顺的撒气。

心情舒畅很多。


8.不过就算作为三巨头有权限去进入冥界的档案馆,辉火也没能找到翠。

人太多找不到。

而且世界上叫翠的人不止他弟弟一个。


9.时间在改文件中流逝的很快,下一届圣战即将来临。

法拉奥和路尼告别了坐了两百多年的办公椅,穿上冥衣来到自己所镇守的关卡。

两百多年没什么时间运动的他们差点被冥衣压垮。

辉火默默地点了两根蜡烛。

好在这届圣战没我的事。


10.这一届的天雄星觉醒了,但是觉醒的时候还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

虽然没什么不好但是,这个家伙,除了小宇宙比较强物理比较好之外,连文件都不会改。

原本想把职位物归原主的辉火咽下了一口老血。

妈的。


11.辉火依旧改着文件,顺带指导这个年轻的迦楼罗怎么打架。

虽然应该说是公报私仇。

没关系反正这个迦楼罗很傻很天真看不出来。辉火意思意思冲艾亚哥斯施展一个日冕疾风。

然而另外两个倒是看出来了。不时用正当理由叫艾亚哥斯去帮忙。

我跟你们讲这样下去这个迦楼罗会死的很早的。

辉火用长辈的语气说。


12.然后还真的死得很早。

这个艾亚哥斯觉得就几个青铜一个黄金就算合力也没有辉火的暗黑日曜厉害就跑到拉达曼迪斯前面去打仗了。

辉火很想说自己没这个学生。

打仗好好打别他妈分心算题。算出他车田落的位置有什么卵用。

还有那个叫一辉的不愧是继承了我凤凰座圣衣的后辈。

即便如此辉火还是有点心疼的,毕竟打着打着打出感情。

他不能出战,一没冥衣二坐太久上去只是送人头三,他徒弟很意思的给他下个封印帮他封了小宇宙和行动。说是除非他艾亚哥斯死了不然不要想离开办公椅半步。

所以这届圣战与辉火无缘。艾亚哥斯没说,他申请了哈迪斯说辉火有功教他打架又代了243年的班,所以让他平安的渡过这场圣战。

老哈同意了,分点小宇宙加固了艾亚哥斯的封印。

那个混账临走时抱着头盔笑嘻嘻地,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


14.大概是青铜打到极乐净土的时候,哈迪斯的封印松动了很多。

辉火替徒弟收个尸后走出冥界去北欧旅游散个心。

然后他在立有奥丁神像的角斗场碰见了这届圣战的金牛和天秤。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个天秤只是长得很像童虎的后辈。


15.“哟,辉火。”对方嘻嘻哈哈的冲他打招呼,没有那时候那么老成。

“童虎?”辉火点了杯啤酒。

“你们认识?”旁边的阿鲁迪巴问。

“他是我两百多年前的好基友。”

“滚。”


16.辉火见到童虎并没有什么感动,只觉得像是见了鬼。

这个家伙怎么反倒是比以前更像18岁的小伙子?心理年龄逆生长?

童虎说不趁着反老还童的时候浪一浪还真是对不住自己。

你撞墙的时候怎么不浪一点。辉火说。


17.两个人决定在角斗场约架。

阿鲁迪巴劝道:“我们还没搞清楚为什么复活,现在角斗不太合适吧?”

“没事啦阿鲁迪巴,”童虎说。

“打一场架又不会耗太长时间。”辉火补充。

反正大不了是场千日战争。

两人相视一笑。


18.实际上最后两个人没有完全打起来,因为这具新身体好像有什么限制,童虎在开始没多久后就像心脏病病发一样。

“他像那个蝎子一样有心脏病?”辉火问阿鲁迪巴。

阿鲁迪巴表示是哪个蝎子。

“那个好像叫卡路迪亚的。”

“不认识。”

wtf你们聊天的时候可不可以帮老人家抢救一下。童虎心脏很痛。


19.“算了现在和你打也没什么乐趣。”辉火说。

“等我缓过来再继续打。”

“我很怀疑到时候你会说我欺负老人家或者欺负病人。”

“想太多。”

“你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

“哈哈哈怎么会。”


20.辉火在喝完续杯后与两个黄金道别,经过一段时间的旅行后他回到了家乡。

243年的时光使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小村庄变成了一座由钢筋水泥筑成的森林。

按照记忆和现代的地图,辉火东拐西拐地来到郊区。

当时他为翠立的碑还在,但是上面的字已经看不清楚了。辉火心里面有点酸楚。

“翠,我回来了,好久不见。”

评论(9)
热度(22)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