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随意

我对高处情有独钟。

或许是沉迷于只要重心向后就能在空中短短几秒的快感,我经常去到高处。

阳台,屋顶,山顶,都是我的乐园。

但是本能让我不能跳下去,因为这具身体在抗议着还没有活够。我并不是想要死去,也不是想要自残,我只是喜欢悬空的时候。旁边什么都没有,任由地球的重力把我拉回地面。

不否认我很怕疼……也不敢在非常高——超过了瘀伤范围的高度的地方跳下去。于是在那样高度的地方我选择安静的坐在那眺望,伸出手享受着冷空气划过手指的感觉。那样挺好的,我可以在白噪音里呆上一辈子,在我可以自给自足的情况下。

长辈找到我的时候不是一脸的愤怒就是一脸的担心。看到的时候心里的罪恶感拿着叉子狠狠地戳着我的心窝。

对不起……可是我并不是想给你们惹事情,也不是想让你们生气……我只是…只是想自己待一会。高处的风景和空气真的很棒,比集市好多了。

不过长辈不太理会我的解释。好吧,我说什么都是狡辩。我对此感到委屈。

人多的地方就像墓地一样令我不自在。

吆喝声、吵闹声、尖叫声,铁器碰撞的声音、砧板和刀相碰的声音、打磨时砂轮转动的声音,对我来说吵到想死。分分钟想就地自杀的冲动。

然而我没有那个胆子逃跑,黑着脸的长辈不好惹这件事我是知道的。

既然不能逃,那就去最安静的地方,图书室和买花鸟鱼虫的地方是我的首选。不过我似乎不太招动物喜欢的样子……不能放心的接触真的令我有点心酸。

山里的动物倒是比市场的动物好相处,或许是习惯了我这个讨厌鬼吧,都对我采取躲避政策。

开心点吧,好歹没有平白无故一口咬过来不是。我安慰自己。

附近的山多,但是不高,在里边偶尔可以看见牛。最多的是鼠类和虫子。

树多的地方就像时刻开着冷气的空调,不论春夏秋冬都要带件厚外套,偶尔我会夹带基本书去看。

爬到高地的时候还要小心牛粪,还不打算偷偷溜出去没多久就回去不打自招。

那盒快画完的颜料和被涂出框的画板是我的好友,虽然在山里不太好坐下来画就是了。

山里有个水塘,不大,但是有鱼。或许是从暗河出入,每一年或者隔几年可以看到新种。

我只关心煮出来会不会腥。

当然这句话我是不敢在山里说,因为我怕真有山鬼过来抽我说都钓走了他的鱼。

评论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