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你好,又是事多的我。在打印机坏掉的这段时间里我打算从新画点图,全揉一个故事里。也就是说我又要拖时间了。【土下座】有枪吗请给我一把【哭唧唧】

然后这儿是存戏的,虽然一点气都没有,有师傅吗……教塔尼和马尼……

架空设,有动画/漫画的梗在里头

设定是死党提供,不知道他看不看得到,但我想说一声:感谢老夜!XD

经常的皮都在这了,反正煤气厂。


黑棋骑士设定。↓

【Tanatos】

把玩着手中的棋子,觉得万物都无聊透顶。对于眼前的螃蟹一点都不在意。

“不论什么时候这张脸还真是恶心。”

将棋子放到正确的位置,眯起眼睛看着身着骑士服的家伙。大脑竟萌生【笨重的盔甲不太合适他】的想法。

“怎么,单枪匹马的Knight想袭击King吗。不自量力。“

在他攻击过来时挥手反弹,为他的愚蠢感到怜悯。瞥了眼棋盘,白色的Pawn已经消失殆尽,只剩下King、Queen、以及两个Bishop和一个kninght。

“雅典娜这次找了很弱的手下啊。”




白棋主教↓

【Asprose】

从尸体里抽出权杖,对Bishop近程就死的设定感到好笑。

“呵,我的血条还是满格。”

嫌弃的甩了甩权杖上的血迹,不想去擦净也就任由它留着,杵着它旁观另一位Bishop,看着后者吃力的样子只叹这人太依赖眼睛。

“希绪,后面。”

或许是歪打正着,他闻声向后转的时候尖锐的弓正好刺到了敌人。动作已经开始迟缓了,这家伙真的没问题吗?深知对方那隐藏在和善下面的自尊心并没有把自己的担心说出口。

“加油啊英雄之弟!”

感觉到身边有东西擦过,权杖用力的往身后挥去,看清楚那张笑嘻嘻的脸不由得勾起了唇角。心中的懒散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那个隐藏的骑士吗,正找你呢。”




黑棋Rook↓

【Aeacus】

战斗带来的兴奋不断的刺激着大脑,躲避不间断的箭矢的同时寻找能砍断那把弓的机会。

“迦楼罗振翅!!”

用气流吹开了金色的箭,趁着白棋的主教防御反弹的攻击时追加了冰枪白莲华。对方溅出的血花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比平时美丽许多。

“我记得,曾有那么短暂的一瞬你的脸上现实了黑棋的标记。之前是反叛白方吗?”

俯下身抬起他的头颅,仔细的观察他的脸。现在只有白棋的标记和不屑的眼神。

“哼,这双眼睛真是碍眼啊。挖出来好了。”

评论
热度(5)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