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自己,写点东西吧

我画完了,如果打印机和手机没问题的话就行。【趴】点童史那位小伙伴没说梗所以我没画…歉。我拖太久了,又没有质量【哭泣】




                                                                                                      

艾亚哥斯觉得鸡皮疙瘩都被眼前的场景激起。

米诺斯在疯狂的工作。是的,他在工作。

“米、米诺斯?”艾亚哥斯小心翼翼的端着茶点靠近,米诺斯现在是夹起刘海快速的批改和审核他和拉达曼迪斯的判决。平时这个点米诺斯应该是喝着下午茶边看小说。

“茶点放在那边就好了。”一行行紫色的希腊语在纸上显现,然后判决书被扔到另一打的文件上。

虽然这工作本来就是米诺斯的分内事,但是见到这样还是很违和。这或许是因为米诺斯给人一种比较清闲的印象吧?艾亚哥斯放下茶点,安静的坐在沙发上观察。

这个家伙会不会是敌人假扮的啊……侦查工作没做好。艾亚哥斯控制着自己不对曲奇出手。

鹅毛笔还在舞动,空气中除了两人的呼吸,还有曲奇的甜香和墨水的气味。艾亚哥斯撑着脸盯着米诺斯,“不喝下午茶吗?”

“改完再喝。”

“改完茶都冷了。”

“那就再泡一壶。”

“没茶叶了。”

“那就去买。”

“饼干会不脆的。”

“大不了再烤一箱。”

“那我吃掉咯?”

“嗯。”

“……”

艾亚哥斯的沉默引起了米诺斯的注意,但是他没有抬头继续改着。

“不高兴吗?”

“你是不是假的米诺斯?那家伙平时才不会那么勤。”得到允许,艾亚哥斯把一块格子花纹的曲奇送入口中。“是不是被傀儡线控制了?”

“我勤点很奇怪?你们没来之前我都是这么干的。”米诺斯不禁觉得好笑。

“这个我持怀疑态度。”艾亚抽了张纸巾擦擦手。

“啧啧,我有那么不可信吗。”米诺斯把羽毛笔插回墨水瓶,伸个懒腰拉拉长时间蜷曲的筋骨。他不明白自己看上去有那么懒吗。

“没见过你勤的样子我还真不敢下决定。”艾亚想了想,右手拿起一块塞到米诺斯嘴里。

“呜……”米诺斯嚼了嚼,“我觉得我平时很勤。”

“松松散散的不太像。”艾亚哥斯耸耸肩,左手取下了米诺斯夹刘海的发夹,“还有你这样子夹看上去好蠢。还是放下来比较好看。”

“你这个弟弟没有拉达可爱。”

“或许是没有像拉达一样和你在一起长大,陪伴的时间没那么长。”艾亚指指冷落在一旁的茶,“来杯?”

“不了,如果你想被扣工资并且在改一遍这个人的生平的话。”

“你今天怎么想到要改判决,那么好心的不去劳烦路尼?”

“他出差,而且最近哈迪斯大人实行成果加分制,没谁会嫌钱多。对吧。”米诺斯露出一个微笑。

“反正我的钱现在这点也够了,加班加到不够睡那听起来挺惨。”艾亚摇摇头。

“你挺容易满足的嘛。”

“知足常乐,生前活得不够乐呵那么死后怎么开心怎么着。”艾亚哥斯说,“难得那么勤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去人界搞场雨玩x”

“慢走,小心海皇过来投诉说有人乱干扰降水。”

“他才管不到下雨咧!”艾亚哥斯笑嘻嘻的走出去了。

米诺斯摇摇头,但是想想反正肯定是父神允许的搞事就算投诉也投诉不来冥界。

评论
热度(8)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