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我和你认识吗?”

史蒂芬妮习惯性的用听诊器按压着艾伦的胸口,冰凉的触感激起了后者小范围的鸡皮疙瘩。

很整齐的心率嘛。史蒂芬妮收起听诊器。

艾伦·琼斯,在史蒂芬妮·威廉姆斯眼里是一个陌生而又奇怪的人,他没有任何病痛却每天来这间小诊所看病。他很会挑时候,都是在病人没有的时候才来。说是因为痴情什么的,史蒂芬妮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互相都不了解,除了名字外对对方一无所知。比史蒂芬妮漂亮的女孩或是有相同气质的女孩多了去,史蒂芬妮可以说是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那种类型。

“不认识我来干嘛。”

艾伦习惯性的伸手想拿旁边的绷带,但是没有拿到。

“没有绷带了吗?”他看着药柜。

“今天上午来了一个皮肤溃烂的,把最后一点用完了。我说,每天风雨无阻的来我的诊所,你不上班?”史蒂芬妮坐在病床沿上。

“请了假。”

“挺长的假期。”

“短。”

“我算算,半年不短了琼斯先生。”

“如果再加上点任务你就知道这根本不长,威廉姆斯小姐。”

“有兴趣说说你的任务吗琼斯先生。”

“没有。”

“噢好吧,但你那坚持的原因真的挺像一只猫在挠着我的心窝。”

“那就让它坚持下去吧。”艾伦冲她露出一个微笑。

“你这个笑容能捕获很多美女的芳心。”

“你的芳心在里面吗?”

“前提是我有这个东西。”

“你有时候像个机器人一样无趣。”

“情感表露多了总有点不好的事情因此发生。”

“比如?”

“你觉得翻书一样的情绪在病人里会得到好感吗?”

“那倒是,你看上去会像个演员。”

“还是一个令人厌恶的演员。”

“但是不能理解在工作之余你为什么也要绷着脸,不会面瘫吗。”

“我想,面部神经炎不会因为我不经常哭笑而发作的,琼斯先生。”

“噢。”

话题不知道应该怎么继续下去,艾伦和史蒂芬妮都没有再说点什么。

沉默对于他们来说有点尴尬的味道。

“明天下雨,来的时候请记得小心。”史蒂芬妮说。

“好的。”艾伦抬眼看了看门外的天,蓝到发黑。

有人来电,突如其来的铃声在这安静的诊所里显得刺耳。来电显示是史蒂夫。艾伦按掉了电话,并放回口袋里。他的双胞胎兄长应该是催促他回去。

“抱歉小美女,今天我要提前回去了。”艾伦起身道。

“没关系琼斯小帅哥。”史蒂芬妮说,“下次再来吧。”

艾伦笑了笑。

“那再见了。”

“再见。”史蒂芬妮目送他离去。

                                                                                                                 

随便写写的x请不要在意x

评论
热度(6)
  1. 莞尔未央AD钙奶 转载了此文字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