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夹心兄弟

ABO设,但并不打算写肉,想看肉的同好抱歉啦。

若异加中心,没有常加。异美→若异加←子美

两个小伙子是单箭头。

子美与若异加差九岁,若异加和异美差三岁

性别什么的不重要对不对XP


秋天不是一个好季节。

史蒂夫仰起头,不一会口腔和鼻腔就有了点淡淡的血腥味。

天气干燥啊干燥。他平躺下来并用衣角缠紧了中指。除了楼下小孩滑下滑梯的尖叫声外他也听不到多少人声。少了琼斯兄弟真安静啊。史蒂夫想。

大琼斯因为学校的比赛留宿造机器人。小琼斯还没放学。柯克兰夫妇很放心的出门浪。

而他因为生病请假在家像个家庭主妇一样做着家务。经过体力劳动后史蒂夫明白了为什么有不少的学生悔改了,脑力劳动真轻松。

在浓郁的血腥味里史蒂夫闻到了一股甜到头疼的气味,是隔壁的赛里斯先生和贝什米特小姐在进行一种活动时所发出的信息素。嗯,隔音效果真好。

热水壶翻腾的声音和电磁炉上的水壶的呜呜声让史蒂夫翻下床去关火。两个琼斯大早上把水喝完了不记得煮,直到刚刚不久史蒂夫想喝水的时候才发现没水了。

一种三个和尚的感觉。

血干了,虽然没什么不好,但是一不小心压到鼻子血块稍微尖点的部分会让史蒂夫不舒服。

鼻塞加鼻血真是一个好组合。史蒂夫扔掉捻过鼻涕的纸巾,用肥皂洗过手后便系上围裙去当个临时的家庭主夫。

然后在今天,史蒂夫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随意的威力。

把晚饭解决完了,他决定去扫个地。在他蹲下来看了眼床底时,看到了下面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纸屑铅笔屑灰尘不知什么时候的袜子鞋带等等,史蒂夫很好奇弗朗索瓦斯的家务是怎么干的。

发现问题就要解决,史蒂夫用扫把把那些陈年垃圾勾了出来,木质的铅笔屑上长满了霉菌。

没有洁癖都要给逼出洁癖了。史蒂夫冷漠的想。

鼻塞使史蒂夫躲过了灰尘的攻击,但是他没躲过视觉攻击。

他看到了前几天失踪的鞋子。

尖叫回荡在空空的房子里。

“这他妈谁把我的枫糖浆挤到我鞋子上的!!!还扔床底下!!”

评论
热度(11)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