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夹心兄弟

ABO设,但并不打算写肉,想看肉的同好抱歉啦。

若异加中心,没有常加。异美→若异加←子美

两个小伙子是单箭头。

子美与若异加差九岁,若异加和异美差三岁

性别什么的不重要对不对XP



艾伦是被史蒂夫的药味逼醒的。

薄荷味真他妈提神醒脑。艾伦顶着黑眼圈平躺在床上。他旁边还睡着两个弟弟,噢,睡得可香呢。看来受到气味干扰的也就只有艾伦了。

没有家长的房子除了安静还是安静。安静到能听得到细微的电流声,嘤嘤嗡嗡的有点吵。如果再无视电流声,就剩下两个弟弟的呼吸声。

夏末依旧热的慌,更何况两个少年一个小朋友躺在一张两米五×两米左右的床上一不开风扇二不开空调。唯一的风是外边的,若不是史蒂夫因为阿尔弗雷德感冒而不允许开空调和风扇,艾伦都想把卧室温度调到零。

妈的好热……艾伦似乎闻到了汗味。

窗外除了灯光能照到的,其他地方都是黑黑的一片。艾伦翻个身,感觉背后凉凉的。他还真的出汗了。一会凉一会热搞得他部分皮肤起了鸡皮疙瘩。

他看了眼睡在旁边的史蒂夫和阿尔弗雷德,他们两个是抱在一起睡的。

看着都热。虽然是这么想的,但艾伦也把腿勾到史蒂夫的小腿上作个拥抱样。从小到现在不论怎么热怎么冷艾伦都有睡觉时抱着史蒂夫的习惯,虽然有段时间史蒂夫的睡相不好曾踢他下床,头着地的时候整晚都疼得睡不着,罪魁祸首却睡的不是一般的香。

当时为了矫正史蒂夫的睡姿,艾伦也试了很多方法,最后用绳子捆了几晚,史蒂夫那大晚上在床上打太极的动作变成了像婴儿那样的蜷睡。后者知道的时候除了说了句“你这是闲的胃疼”之外也没说什么了。

史蒂夫知道自己怕冷不怕热,所以只要不冷抱不抱他都无所谓,因为这在他眼里就是暖点和更暖点的问题。于是他成了艾伦在家默认的人肉抱枕。

但现在这个人肉抱枕也有了一个自己的人肉抱枕——小阿尔弗雷德,一个每天晚上喜欢钻到自己怀里睡觉的男孩。虽然史蒂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在冬天他还挺享受的。背后胸前都有个不会变冷的热水袋,别提多么暖了,就是夏天要出多点汗。

阿尔弗雷德往史蒂夫胸那边蹭了蹭,一只手攥紧了史蒂夫的睡衣。如果没猜错他应该是正梦到什么让他害怕的东西。

蹭蹭就热,热了就出汗。艾伦和史蒂夫皮肤接触的地方出的汗像浆糊一样粘粘的,但是前者懒得翻身打算就这么热着。

但是后者就不了。史蒂夫觉得背部有点热过头便翻个身,子米也热得松手翻滚到比较凉的地方。现在的姿势变成了侧抱。

但是怎么躺怎么翻怎么抱也不能改变三个人热得慌的事实。

艾伦摸了摸史蒂夫的后背,又热又湿,像躺在被太阳晒了半天的铁板上。

这个家伙在捂一会肯定会像从水里爬出来的女鬼。艾伦看着熟睡的弟弟如是想,然后他又开始往鬼那个方向开始幻想。

有一句话说得好,就算你没干什么亏心事,黑漆漆的地方千万别胡思乱想。

因为没准会自己吓自己。艾伦现在就是个例子,原本空空的房间现在似乎挤满了人。

墙角也有,门后边也有,床底下也有。

怕鬼的艾伦现在有点慌。人一慌,草木皆兵。

他们卧室对面是间客房,门没关好被风吹的吱吱呀呀。像是有个顽皮的小孩在开开关关这扇门。

靠!!!艾伦下意识抱紧史蒂夫。

门似乎知道艾伦在害怕,摇的更起劲。艾伦不敢往那边看,只是死死抱住史蒂夫没敢松手。他现在期望天赶紧亮。

现在是凌晨两点二十三分,距离天亮还有三个多小时。

今夜艾伦注定是要失眠的了。

评论
热度(21)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