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北米和枫茶】

我三观已经崩坏,欢迎谈人生。

国家意识体那段受面壁者启发,算抄我删

                                                     

当阿尔弗雷德看到站在白宫前的马修,他发现什么东西不见了。那个东西很重要。

现在心脏每跳动一下对于阿尔弗雷德都是痛苦的,就像前两年马修那样。心脏在燃烧。阿尔弗雷德是硬撑着跑过来的,因为见人心切他连马和车都忘记了,体力透支和剧烈疼痛随时可以让他昏过去。

过来的时候他一直希望不会见到马修,他希望参与这件事的人没有他。但是马修怎么可能不会来?这场战争也涉及到他和他的利益,为什么不来。谁都好可阿尔弗雷德就是不希望马修来。

亚瑟柯克兰和马修说了些什么,阿尔弗雷德不知道。怒吼着的风和噼里啪啦的燃烧声掩盖了他们的话语,近处的人也未必能听清。

阿尔弗雷德不得不靠在一棵树旁休息。他的视线开始模糊。

干燥的空气让他的喉咙有点干。

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他是体会到了。但他并不想承认这是他的错,他努力的欺骗自己这只是一场梦,醒来还能看见躺在旁边的马修,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这只是一个玩笑,只是马修对他的解放之举感到讨厌而做的恶作剧。而且他这样只是为了从老绅士手里解放马修。对没错,一定是的。他这样安慰自己。

但那完全是扯淡。

不知为何阿尔弗雷德想起了曾在队里听到的话:你会把你妈卖到妓院吗?

现在他是把他妈,哦,应该是他兄弟卖到妓院去了。

回想一下自己原先的想法,阿尔弗雷德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简直是无比智障。

他只是想对亚瑟发脾气已反抗他对自己的不公平,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他忘记了现在的居民不是以前那淳朴的土著了,是欧罗巴来的白人。他们早已不安于现状,想得到更多的利益和权力,他们想独立。

于是阿尔弗雷德也跟着独立了,不是他想,而是他发现自己是被自愿。

他开始感到害怕。

他想回去,回到马修身边去。像以前一样嬉戏打闹,一起在北美大陆里探险。

当阿尔弗雷德发现马修看他的眼神里带有一丝陌生时,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那眼神仿佛在说:我怎么能相信你呢?你可是一个已经成型的国家意识体。

可他不知道国家意识体怎么了,为什么差别那么大?

国家意识体相当于半个国家,而国家之间不可能坦诚,不可能像人一样可以把内心的事情吐露给另外一个人。或者,说了也没人信。更不用说一个成型的意识体和另一个未成型的意识体了。

国家之间,只有利益,没有任何感情,互相之间只有利用和欺骗。

套在国家意识体身上也是一样的道理。

阿尔弗雷德想起了马修来到柯克兰宅的那天看着亚瑟的眼神。和现在一模一样。

什么啊。阿尔弗雷德笑出眼泪,任由眼泪打在衣服上。原来我和他一样啊。但是马蒂你和他在我心里根本不一样。

马蒂可是我的囊中之物。他是我的。

阿尔弗雷德的心脏在抗议着,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面对面前的冲天火光,马修和亚瑟没有什么感觉。大火映照着他们身上火红的衣物,似乎在说这红色是用鲜血染成的。

“你为什么会向我提出火烧白宫这提议?”亚瑟问。

“我想,先生应该知道的。”马修说。

“有时候你还是挺狠的。”

“我觉得已经很和善了。相比之下,欧洲战事如何?”

“赢了。”

“恭喜。”

亚瑟看着火光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有一天你也会这么对我吗?”

“不知道。"火光透过紫色的眸子,让它变成了亮晶晶的宝石,“但至少,现在不会。”

“噗,你呀。”亚瑟笑着揉揉马修的头,“不愧是大英帝国的长女。”

“先生我是男的。”

                                                                                                                 


有病小剧场

米:呜哇不依不依不依为什么马蒂不和我合体!

加:……

英:去去去关你什么事马蒂是我的

米:他明明是我bro你这外人掺和啥

英:他是我大英帝国的长女,怎么可能没关系?小屁孩想打架吗

米:来啊谁怕谁

加:妈的混帐



【当它完了吧,没脑洞和动力了,感谢收看】

评论(3)
热度(20)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