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无色

之前的脑洞,可惜我现在定不住文可能会向奇怪的地方发展【耸肩】

分两个部分吧,谁知道我会写到哪?

兄弟设。开头阿尔是小朋友略微兄控。架空设。

【阿尔弗雷德篇】1

 

 

 

 

 

 

 

 

 

聪明的人总是死的早。这是很久以后阿尔弗雷德对马修的死的评价。

用花柄拂去墓碑前那层薄薄的尘土,阿尔弗雷德把花放在碑前。今天稍微多云,花再怎么灿烂夺目也因太阳的躲藏而失色几分,显得有些压抑。他蹲下来使自己的身高与墓碑持平。浅灰色的墓碑只刻着它主人的姓名和生卒年月,并用白色的颜料涂上去。与旁边的墓碑比起来马修的墓碑要简洁一些,就像他自己一样。

奇怪的是,阿尔弗雷德看到墓碑并没有感到悲伤,仿佛这只是一块刻着马修名字的石头,而它的主人正在图书室里像往常一样阅读故事书。而自己就是在这里和一块石头干蹲着。

这份无感似乎是马修给他打过预防针的产物,即使他兄长并没有预言过他自己会那么小就去世。

阿尔弗雷德想起小时候马修读过一个故事的片段:一个人再怎么厉害,回到大地的怀抱的时候都与其他人无异。一个人再怎么聪明,他的智慧也会化为尘土。

那么一个人的生平也是这样吗?

风吹起,天空的云朵缓慢的移动着,像是乌龟们在互相比赛。作为裁判的太阳只是用自己的光照耀着,指引乌龟们前行,只是有一只坏心的家伙把太阳挡住,在地上投下了它巨大的影子。

”兄弟,你知道吗?”阿尔弗雷德说,“英雄现在很孤独,想有一个兄弟陪我玩。但是你却狠心的把我扔下去天堂了。”他蹲着感到腿酸,索性坐在草地上,不理会上面粘着新掘出来的泥土。他摸着被阳光晒出温度的墓碑,用手指按着白颜料的纹路来移动,就像以前他牵着马修温暖的手,顺着他的掌纹去抚摸。但那只手已经不再温暖和柔软。已经凉了。

”听孤儿院的阿姨说,我要被收养了。但是我不想去,去了就看不到马蒂了。“他揪着草叶,无意义的一点一点撕成碎片。

”听你读了很多故事,上面都讲长大后公主都会记得王子。马蒂是英雄的公主不会把我忘记的,对吗?“

”到时候我要当一个科学家,把马蒂克隆出来,这样马蒂又可以和我一起玩了。“

……

阿尔弗雷德说了很多话,说的有些口干舌燥。天上的云朵从太阳面前跑开又跑去,一会把太阳遮住一会又走开。直到太阳厌倦了,准备回到山后面的家。他和墓碑的影子被拉的老长,墓碑也没有之前的温度。该说再见了,但小朋友是最不愿意说再见的家伙。

直到夜幕降临,若不是孤儿院的警卫巡视时发现了阿尔弗雷德的话,没准他会和墓地过上一晚。

今天的天上没有星星,只有云。映照在阿尔弗雷德的蓝眼睛上像是一层薄雾,阻碍他看到未来。他想留在现在或者过去,至少身边有马修,能看得见摸得着的马修。他对未来将会出现的陌生事物感到害怕。

”嘿,“阿尔弗雷德牵着警卫伸过来的手,看了下旁边的墓碑,然后望着不远处还亮着灯的房子,”英雄还会回来吗?”稍微有些凉的小手握紧了警卫的手,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想得到一些温暖。他稍微靠近了一下警卫,晚上的墓地很凉。

”就看你是什么身份回来的了”警卫的语气里并没有任何安慰的意思,阿尔弗雷德听出了敷衍的味道。

”哦。”如果不想听,那就不讲了。在剩余的回程里,阿尔弗雷德一句话都没有讲。原本长的路变得更长。

阿尔弗雷德和警卫走向孤儿院的宿舍,借着灯光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裤子和衣服下摆都沾上了褐色的泥土,如果泥渍再多一点的话,孤儿院的叔叔阿姨没准会怀疑他是不是掉到了泥坑。

”阿尔弗去哪了?一身泥的样子很脏啊。“阿姨说,她在衣服柜子里拿出一件新的衬衫和裤子,只是配色有些诡异。阿尔弗雷德不禁开始怀疑是阿姨的品位问题还是她故意。

”我去看马蒂了,明天是不是有人领养我?”阿尔弗雷德脱下带有泥渍的上衣,换上干净的衣服。

”不是明天是今天,有一位先生会来领养你,好了,别去想那个墓碑了,反正也就是一块石头。“

”马蒂还活着?”阿尔弗雷德扣好扣子,看了看阿姨。”只是一块石头”引起了他的注意。

”没有。“

”你让英雄白高兴一场……”阿尔弗雷德有些失落的说道,但他可以肯定无论做什么阿姨都不会理他。反正在她眼里他不过是一个准备滚蛋的小屁孩罢了。阿尔弗雷德不算是一个讨喜的孩子。”那个先生姓什么?”

”姓柯克兰,你该为自己感到庆幸,能被一户好人家收养。“

不能见到马蒂哪户人家都是差劲的。阿尔弗雷德撇撇嘴想着,抱着有泥渍的衣服去脏衣篮放。鉴于那边的汗臭冲天,阿尔弗雷德只是站在不远处把衣服扔进去然后扭头就走,不去看身后的衣服扔中没扔中。他挺佩服负责衣服的阿姨。

洗干净手,阿尔弗雷德就去饭堂用餐。和往常一样拿好餐盘去排队,然后和往常一样坐在往常的位置吃饭。阿尔弗雷德觉得好像并没有什么两样。

阿尔弗雷德站定在队伍里发呆,第一次觉得有些慌。

人死了之后是不是都没几个人记得?而且马蒂连一支笔都没留下……

他晃晃头像是把这个想法甩出脑内。

别乱想了,还没体验过就乱想是最蠢的。

今天的面包和往常一样难吃……阿尔弗雷德一脸痛苦的嚼着,原本还想把面包放在马修餐盘里,但过一秒钟他才反应过来马修不在旁边,在后面凉凉的墓地里。这就和往常不一样了。

用餐结束,阿尔弗雷德就在等候室等待来领养他的”柯克兰先生“。坐在长椅上的阿尔弗雷德为了打发时间就开始数数,数到两百多的时候因为数错又从头来了一遍,然后又重复。墙上的钟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时间过去了很久,在阿尔弗雷德快要睡着的时候那位姓柯克兰的先生终于来了。

这个人让阿尔弗雷德印象深刻,就因为他的粗眉毛而不是帅气的脸以及绅士的举止。这让后面知道真相的绅士不禁吐了一口老血。

”你就是领养我的人吗?”阿尔弗雷德看着这位迟到的绅士。

”你就是我要领养的孩子吗?”绅士说。

”你的名字是什么,我叫阿尔弗雷德。”本着问人先报名的礼仪,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看来你就是了,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那些女士们没有告诉你吗?”名为亚瑟的绅士有些小奇怪,他以为他们会把领养人的姓名告诉孩子。

”他们只告诉我你姓柯克兰,但我不想离开这。”

”哦?”亚瑟起了些兴趣,在他可以了解的资料里和他的推断里,一个好动的孩子不会对一个地方过于留恋。

”这里有我的弟弟。”阿尔弗雷德说。

”我可以一起领养。”

”你领不了的啦,他在后面的墓碑下,两天前才躺下去。”

”那真可惜,但你可以和我走的。”

”英雄想知道你为什么想收养英雄?绅士的柯克兰先生。”阿尔弗雷德抬起蓝色的眼睛看着亚瑟,之前他一直在看自己的手指,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有什么好看的。

”绅士先生想要一个可爱的儿子,你很可爱。“亚瑟笑了一下,看着对方的蓝眼睛。

”英雄是帅气而不是可爱哦!“阿尔弗雷德纠正道。

”好好好,帅气。那么帅气的小英雄阿尔弗雷德愿意和亚瑟·柯克兰走吗?“亚瑟问。

”你能给我什么呢?”一不小心,阿尔弗雷德把只是想想的话说了出来,但也不打算补救。他对对方的粗眉毛的兴致已经过去了。

”一个家,一个兄弟,和玩具。"

”兄弟?“阿尔弗雷德看了看绅士。

”是啊,一个兄弟。“

”我愿意。”

绅士愣了愣,随即展开笑容。

”欢迎来到柯克兰家。“

                                                                                                                

亚瑟:很好,帅气的英雄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

 马修:阿尔好容易被拐诶……       

阿尔:哇才不是!不行我反悔了我要和马蒂过一辈子!

亚瑟:成了我的人还想跑?不可能【霸道总裁脸】

阿尔:【死抱着马修不松手】略略略

马修:对不起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死人。【冷漠】


评论(2)
热度(6)
  1. 莞尔未央AD钙奶 转载了此文字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