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感觉写出来渣的一比,希望有文评x有人看我把整篇都写出来

车子停在了友好派的办公室门前,看型号,应该是智慧派的新产品。

“Hey伙计们,该干活了。”阿尔弗雷德拉开车门灵活的跳了下去,跟着他的是一群穿着黑色战服的无畏派战士。他们个个都拿着派别鉴别仪和枪,整齐地排列成一个方队,等待着命令。

“噢,各位亲爱的无畏派战士和这位智慧派的先生,请问来到我们友好派的土地上有何贵干?”马修从旋梯缓缓走下,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他是新一届的友好派首领,这件事并不会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惊讶。一个烂好人能当不上才是件奇怪事。

”捕捉分歧者,我想马蒂你是不会介意的对吧?“阿尔弗雷德眯起眼睛笑着,并用手示意无畏派战士集中所有的友好派者进行检查。黑色的战士们把橙色的人们围成一团,挨个检查。

马修反感的皱着眉头,说:”你们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阿尔弗雷德说,”这一点小冒犯,胸襟宽广的友好派应该会原谅我们吧?"

他在提醒马修:友好派能原谅自己和他人。

流氓。

马修暗骂一句,深呼吸,慢慢收起和善的笑容。

“即便如此,我依旧有权对此做保留态度,琼斯先生。”

“随你。”阿尔弗雷德也收起那副笑脸,拿起派别鉴别仪对马修扫了一下。


“百分之一百分歧者”


年轻的智慧派成员瞪大双眼看着仪器和面前的友好派首领。后者只是浅浅的笑着,波澜不惊。

他是分歧者。

他是分歧者!

阿尔弗雷德迅速拔出枪对准了马修的胸膛。

“没想到你会是分歧者。”阿尔弗雷德冷冷的说,这对他来说真是一个大意外。

“但我知道你会把枪口对准我,琼斯。”

“哈,那你测试出了什么。”阿尔弗雷德努力使自己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说笑,犹豫着是否扣动扳机。

“无私、无畏,智慧。”马修回答,”开枪吧。“

他知道阿尔弗雷德在犹豫,因为智慧派的上级要求抓活的分歧者,但阿尔弗雷德想一枪给他了事。阿尔弗雷德非常希望能够开枪,这是他作为兄弟所能想到的最好想法,上头的实验不是人挨的。

”开。枪。啊。“马修说。比起现在就死,他更想多活一段时间。没有谁不想多活一会儿,包括自杀的。

马修趁着阿尔弗雷德没有反应过来,立刻夺过枪反身压制住阿尔弗雷德,并瞄准远处那个即将对他的子民开枪的无畏派战士,然后,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熟练得就像受过训练的无畏派。

”是分歧者!“一句话触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他们条件反射往声源看去,战士们也瞄准了马修的头部。而友好派,他们并不非常慌张和惊恐,因为他们早已知道了。只不过被戳破时有点害怕罢了。

”我知道你们无畏派并不怕浪费一个智慧派的人,但是,“马修顿了顿,”我不介意让你们流点血。“

潜台词就是我能让你们伤着滚蛋。

无畏派的战士们感觉受到了藐视。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换上弹夹的声音,而且不止一个。

”意下如何,柯克兰先生。“马修问。他看着人群中走出来的一个战士,用着平时的礼仪问候着。

对方只是冷笑了一下,抬起枪。

”威廉姆斯先生,您说呢?“


”砰“


评论
热度(7)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