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描写练习

描写【最期望来的人没有来】

婚礼当天安瑟一直看着入口,希望能见到一个期待来的人。

但是没有。那个人没来,那个人名字叫莫里斯·怀特。安瑟十多年的好友。

两人从小到大就像个连体婴儿一样,干什么都在一起。包括一些私事都在一起干。以及关系好到一个眼神都能传达一个故事那样,简直开挂。

伊莱莎——安瑟的未婚妻——曾戏称这两个人是没领证的狗男男。安瑟只是笑而不语,莫里斯则是喝茶看报。在他俩心里,这不是爱情,但比爱情这种情感更可贵,就是不知道怎么形容。

有点类似战友?安瑟曾经这样问。

我两上过战场?莫里斯没理他。

谁说战友情就一定在战场上才有。安瑟眨眨眼。

随你。莫里斯挪开视线喝着咖啡,慢慢看着手里的报纸。

伊莱莎表示,莫里斯,你什么时候才让我嫁安瑟。说好的呢,两个混账。

莫里斯感受到了伊莱莎的眼刀。亲爱的伊莱莎这个你找安瑟好吗这不是我的错。莫里斯拼命眨眼,妄图能转达信息给伊莱莎。

然而,伊莱莎没有可以通过眼神来接收莫里斯信号的软件。莫里斯有点不想说话。作为一个话废,莫里斯选择死亡。于是在临死之前,他想抓住安瑟这个救命稻草。

用户安瑟屏蔽了您的信息。

妈的安瑟你给我收到啊混账!莫里斯超级想用镰刀把这根救命稻草给割了一起沉塘。

伊莱莎只是冷笑着。给莫里斯传了不少眼刀。

嘿,亲爱的莫里斯,你想干啥子?

玩家莫里斯在魔王伊莱莎的眼刀攻击下HP降为零。并且临死前诅咒勇者安瑟。

安瑟你不得好死啊啊!莫里斯拿着报纸的手,要把报纸捏皱了。

然而安瑟小伙伴才转过身,收到了迟来的信号。他看到了莫里斯那怨念的眼神。兄弟,不是我不争气,而是信号受阻…安瑟说。

受阻你妹,伊莱莎都想用眼神杀了我啊!莫里斯说。

…兄台,保重。安瑟用眼神给莫里斯敬过军礼后,再次去厨房里洗咖啡杯。能被伊莱莎扔眼刀的,别人别想救。

想起这些,安瑟笑出声。他笑的时候伊莱莎注意到了。

“笑什么呢。”伊莱莎搭在安瑟肩上,“结婚开心?”

“也有哈哈哈哈哈。”

“扯吧安瑟小伙计,打个电话给怀特,那么久都没来是不是出事了。"

“诶好。”安瑟掏出手机,拨了莫里斯的号,然后在忙音里等待接通。

但是莫里斯没接,他手机没关机。

莫里斯平时都是会第一时间接电话,很少会这样。如果不接,那就是他出事了。安瑟开始慌了。

【烂尾好了【烟】

评论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