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

烦躁的懒癌患者

枫茶和北米】抱歉刚刚打错,错误点请提出

设定是他们既是国家又是人类

—————————————————


1812年的夏天,那个新生的国家再一次对英国宣战。
“去他妈的!”亚瑟气愤的踢着木质的桌子,木头和墙壁相互碰撞发出“哐哐”的声音。原本在桌面上的纸张和墨水现在都倒在地上,墨水不断往外涌。
马修只是拿着枪,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不出声。他没有什么想要说的,也没有什么想要劝的。两边都有错,两边都没错。

“翅膀真是硬啊,抢了老子这么多船。”亚瑟冷笑着,马修看到他的手在颤抖。亚瑟生气很少会长时间的大声呼喝,因为他会用更狠的手段去回击,马修把那种笑称为“恶魔的笑”。

“马修,”亚瑟转过身说,“传令海军,封锁那个小混球的港口。”

“但是先生,阿尔他会继续……”马修边说边想踏进军帐,但他还没说完就被嚇了回去。

“管他!快去!”

那个英国人现在不想听一个小小的殖民地的原住民的建议,他现在只想要那个原住民执行他的命令。

那个英国人不希望这场仗出岔子,然后他又认为自己的决定怎样都不会出错。这种自大来自于他的经验。

马修抿抿唇,那好,去就去。“Yes,sir!”敬完军礼,马修离开了军帐。


然后,他们在战火中度过了一年。都是血的一年。


1813.4.27美军进攻加拿大首府约克。

“放火。”阿尔弗雷德站在高地,向底下的城镇看去。

这里是他兄弟的心脏。

旁边的士兵的执行力很强,没过一会儿约克就被火光点亮。

真是美极了。阿尔笑着。

“不跟我走,那就去死好了。”高地上看过去,现在的约克就像地狱一样,底下的平民有的在尖叫,在哭泣,在大吼大叫。阿尔弗雷德曾经很厌恶这些声音,但现在这些声音点起了他身体里的某种意识。

阿尔弗雷德有种快感。

”可惜没打下金斯顿。“一些士兵悄悄说着。

是啊,可惜没打下金斯顿。阿尔眯起眼睛。这样马蒂就是我的了。

这样,马蒂就是我的了。

【英军军营】

刚刚还在和士兵们讨论的马修突然间倒下。毫无征兆。

”先生你还好吗!“士兵们扶起他来,冲着同伴们喊,”医生在哪!“

马修蜷起身子,心脏那边像是有人把它扔进火堆里。

痛得想死。

马修昏厥。

“快叫医生来啊!”这是马修昏过去前听到的话。


【军医帐】

似乎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搭在眼睛上,马修睁开眼。

现在的一切都让他敏感。

“小伙子,醒了?”那个人用古板的伦敦腔说。是柯克兰先生。

“嗯。”马修没有坐起来,心脏还是很疼。他知道是谁干的。

亚瑟也知道是谁干的。

阿尔弗雷德。

“还好吗。”亚瑟抚摸着马修的手。才十几岁,手上却起了许多茧。

“我没事。”马修硬扯起一个笑容,但心脏的疼痛让他倒吸几口凉气。

我不可能没事啊。

亚瑟开始心疼他的殖民地,但这种心情很快就消失了。

“能起来吗。”

“我可以的,我没事。”马修借着床边那把枪艰难地站起来,装的跟没事一样。

我没事,你看啊先生。亚瑟从马修的表情里读出这句话。

你不可能没事。你绝对不可能没事。亚瑟握紧了那比自己小了几圈的,长了茧的手。

“走,我们去打回来。”亚瑟说。

1813.5.27,美军两栖部队从安大略湖攻击尼亚加拉河北部的乔治要塞,用很小的代价将其占领。1813.6.5英军反攻,收复失地。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6)
©AD钙奶 | Powered by LOFTER